« 上一篇下一篇 »

诚实是一种罪过

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城市,在一个离感情很近的内心深处,在一个不是很了解的人问我:诚实有罪吗?回忆过往的许多,从小培养的那些“不说假话”的责任,在他的现实当中变得支离破碎。仰望着黑色的夜,我也在不断的在问自己:诚实是一种罪过吗?

诚实的对象有对他人和对自己,对待他人要诚实是中华五千年的文化传统,从小父母就教我们这些做人的道理,所以,我们以诚实为美;对待自己,陈凯歌在解释他的《无极》时说,他羡慕剧中野人那种不问是非直面自己内心的自由,不欺骗自己,也是一种诚实,有人赋予其文雅称之为“自知”。

诚实是一种幼稚,撒谎是一种成熟。小时候的诚实换来大人的欣赏,成人后的诚实被当做试验的白鼠。正如有很多人讨论的关于“笑贫不笑娼”一样,市场经济下人的思维更愿意从结果来评价是非,而不是五千年的传统。有些人之所以能够活的非常不错,是因为他们能一眼看出白鼠的特征,一次次把诚实在脚下践踏。

宋祖德诚实吗?有人说正是因为他的露点才让很多人得到了真实。批宋的官员诚实吗,他的身份让他不能象《无极》中野人那样坦荡。我们对很多事情的了解都仅限于一知半解,评论其对与错都是一种“自由言论”的合法外衣。诚实,需要一种技巧,需要披上“白色谎言”的外罩。在很多时候,你需要做得仅仅是对自己诚实,对他人有选择的诚实。沉默是一种修养,当你做不到说谎或制造诚实表象的时候,你可以采取的最好办法。修养至少在目前的中文词典还是褒义词,不象诚实已渐渐沦为中性词,甚至贬义词。

诚实的表现无非表现在言、行、感情等三方面,言不由心、行而不果、放情纵欲常常称之为酒后谈资。相反,言而有信、行而执着、情感专一成为脑子不灵光、傻的借名词。诚实一旦和钱沾到边儿就变得很脏,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仿佛成了一条生存的基本法则。

上面的话仅限于诚实的一个腐朽点,下面看一幅漫画让我们理解一下诚实与智慧的矛盾。

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