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众门之匙》第3章 第8节 梦幻之地(二)

第3章 第8节 梦幻之地(二)得到地图肯特少校兴奋的奔回自己的住地,然而当他和多维地理专家核对了卫星照片后又对这盏地图产生了巨大的怀疑。据地图标注在沙漠中心偏西100公里,也就是距离自己直线500公里的地方应该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城市遗址,且周围有着茂密的树立作为防护沙尘暴的隔离带。可根据所有的空中侦察和卫星照片显示,那里只有沙子。和一群地理学家讨论不出结果的肯特少校索性将随队的所有学者都叫到了会议室,一时间肯特的临时会议是聚集了50多位来自恩科勒特地理、天文、古生物学、考古学、电子、物理、化学等各个方面的顶尖人物,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幅不大不小的地图上。由于来的人实在太多没有办法同时研究一张地图,于是肯特命令收下将地图复制成多份来供大家研究。大约过了20分钟之后肯特的助手只拿着一张地图回到了会场,并趴在他的耳边说着什么。众人正在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两个窃窃私语的人,突然肯特霍地站了起来大声对所有人说。 “先生们,女士们,看来我们真的遇到了难题。”说着他将地图再次郑重的展示给所有人“这张看似简单的赝品无法用扫描或者照相等手段将它复制下来,不知道谁能帮我解释下这个事情。” 肯特少校的话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大不小的争论,这些科学门辩证了半天最终给出的结果实“需要将地图送到国家试验去好好研究,如果顺利马上就能知道答案,如果不顺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得出答案了。”正当肯特对这些科学家的结论感到无所适从的时候,会议室的角落里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少校,如果您能允许或者您还有耐心,那么能让我做几个试验吗?” 望着须发皆败的老者肯特认出了他,他是此次探险活动中唯一的神学派代表(在恩科勒特神学已经不再受到关注和欢迎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和年龄,就连带队肯特也只是知道老人被他的学生尊称为大祭祀。对于这样一个老人,在这个时候提出如此的建议肯特是没有办法拒绝的,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同意了请求。老人穿着教士的长袍毫无证照走到肯特面前,给人的感觉像是飘过来似的。他伸出干枯的双手接过地图平铺在桌面上,从兜里掏出个放大镜仔细的研究起来。过了好一阵才缓缓得抬起头对肯特说:“少校,请您找来您手下最好的绘图官,用手工绘制,如果还是不行那么我们就只能用这一张地图了。” 肯特虽然满腹狐疑但也没有深问,他立即命令副手找来两个经验丰富的绘图人员。两个绘图员拿着很少使用的原始工具开始工作。众人没有再发生任何争论,他们只是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老传教士和两个认真工作的绘图员。事情的开始是顺利的,几个大的坐标确定之后开始进入了详细路线的绘制。可让所有人都感到迷惑的是两个绘图员同时测量的数据,在最后成图时却出现了两张完全不同的地图。因为大家都看到了两个绘图员在开始的时候还互相商量着画着地图,后来他们好像着了魔似的下笔飞快毫无顾忌,而传教士也阻止了肯特少校要说话的欲望,织默默地看着两个人绘图的情景。当地图绘制好后,两个绘图员就莫名奇妙的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于是,会议室内50多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传教士的身上,人们都在等待着他的说法。望着桌面上三张地图老传教士的脸上仿佛又多了几年的沧桑“肯特少校,请原谅我用您的人做了这次试验。在30年前我们恩科勒特教辉曾经得到了一张类似的沙漠地图,也曾经出现过类似的事情,完全无法副职。”老人双眼虚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当时,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想把地图复制出来,可均遭失败。就算我们请来了最好的绘图师,他们绘制出的地图也是千差万别,且在绘制之后都会昏迷上几天。” “尊敬教士,这两张地图有什么联系吗,根据您的经验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走呢?”肯特虔诚的向老人请教。 “呵呵,他们都是梦幻之地的地图,”会议室内的人们有些哗然“然而那张地图在我们得到它一个月之后在严密的监视下自燃了,要知道啊保存那个地图的是全封闭的带速凝装置的真空舱。”人们互相交换着信息,很多人都没有理解老人说的话。 “的确是这样,那个舱是我设计和监管的。”人群中一位60多岁的科学家替老人解释“想想当时的情景有些好笑和对夏代科技的怀疑,监控设备对地图所发出的火焰毫无反应,当我手动开启冷凝设备的时候火焰却越发旺盛。” “您有什么好办法吗?”肯特少校此刻已无心听那科学家继续发表感性,他急切地询问老传教士。 “这张地图大的坐标是可以准确地记录下来的,只是具体的向走路现有偏差,所以我们绘制的两张地图是有用处的。还有就是我们上次开始复制那张地图的时候它的左下角出现了当时的日期和开始复制的时间。”众人的神经一下子绷得紧紧地,都不约而同的注视着老人和地图“我刚才仔细的看了,这张地图的左下角也同样出现了今天的日期和具体的复制时间,那就标志着距离它消失还有30天的时间。” 老人将手中的放大镜地给肯特,并告诉他时间的位置。当肯特按照老人的指导你这光下看地图的坐下角时,一串若隐若现的文字出现在他眼前,文字的最末一位还在按照以秒为基准的频率跳动。肯特疑惑地看着传教士,后者却回了个无奈的微笑。 “少校,上面的文字我也看不动,我只是推测是时间罢了。” “好吧,鉴于事情的突然变化我作如下决定:1、明天早晨5点探险队出发,提前开始寻找梦幻之地的工作;2、探险队的护卫队再增加一个特种作战组;3、我回想军部请求为我们提供全方位的空中侦察服务的。不知道各位有什么疑虑吗。”望着台下乱嗡嗡的科学家们肯特实在无法等待了“既然大家都没有不同意见,就请回去准备吧。”说完,他不等那些人们有所反应就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在众多侍女的服侍下阿克迪尔在会客厅内欣赏着肯特亲自送来的武器样品和清单,早晨的时候他得到汇报说在沙漠深处又收拾了一个探险队并得到了大量的物资(当然,这样的消息他是不是能和肯特分享的),现在又看着肯特送来的军火样品和清单,他的心情真是好极了。 “肯特啊,我的老朋友,送这样的东西您就让收下来就可以了,怎么还亲自跑过来了呢!” “其实,我是有件事情想请教将军。” “噢,什么事情啊,看来很重要。”阿克迪尔放下手中的短枪认真地看着肯特。 “您对梦幻之地和给我的那张地图了解多少。” “是这样啊!”阿克迪尔挺直了腰板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梦幻之地是沙漠地区最神秘的地方,传说哪里有两个让人们想寻找的地方。第一个就是能量的源泉、第二个就是您要去的失落之城。在我们圣殿的记载中这两个地方虽然相距不远,却很难从一地到达另外一地,长老们经常用咫尺天涯来形容。这块土地上充满了神奇的力量,而且在梦幻之地的不同的地方都有着特定守护者。呵呵,您不用问他们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根据记载他们可能是任何东西,而且他们能分辨来者是否会对梦幻之地造成伤害。这些守护者受着神的指引给来访者带了快乐和悲伤,他们也有意志会思考、会学习,传说中只有很少的人得到了他们的帮助,其他去探险的人除了被赶回来的之外就没有再回来的。” “是这样啊!那么,将军您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帮我弄到地图呢?” “肯特啊,不要误会。首先您提供的物资我是十分需要的,其次呢我想您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回来。我可不想失去一个像你这样的合作伙伴啊,今天如果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把这个给你的。”阿克迪耳从内衣兜里拿出了一封信“这是我写得在梦幻之地应该注意的东西,我只知道那么多了。” “真是谢谢将军了,不知道能否从您提供地图的朋友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肯特试探性的问着。 “不可能,那个人我都是能不接触就不接触,要不是看在提出要求的是你和这批武器的面子上,我绝对不可能和那个人联系的。肯特少校啊,沙漠是个神秘的地方,这里隐藏了你们那些所谓的高度文明的国家所理解不了的力量。请您记住,即使你手中有星球上最强大的军团,有些沙漠中的隐士也是不能碰的。” “哈哈,将军多虑了,我只是有些好奇,既然这样我也就不问了。我准备明天启程,不知道将军还有什么事情吗?” “明天就走啊,也好,早去早回,千万要注意安全,我可不想失去你啊,老朋友。”阿克迪耳从身上摘下了个护身符,看了半天最后郑重地递给了肯特。 “谢谢。”肯特郑重地接过图案怪异的蓝宝石护身符挂在了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