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众门之匙》 第3章 第6节 迪莉斯

第3章 第6节 迪莉斯疼痛慢慢的聚集在头上又传遍全身,心中的恐惧和不安逐渐从朦胧的意识中苏醒。听觉最先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在耳边有时断时续的钢琴声、女孩子们的嬉闹声。触觉也开始逐渐的恢复了,感觉上自己好像没穿衣服。夜晚发生的那幕一下子出现在脑海里,莫名的恐惧与愤怒涌上心头。动了动手感觉还有力气,于是试图挣扎着做起来。 “别动,这里很安全,你受了很重的伤所以现在不能动。” 富有磁性的音波让迪莉斯的心情安稳了许多,她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正抚摸着自己的右手,那种温暖、那种感觉就像……就像久违的和妈妈在一起的感觉。迪莉斯想睁开眼睛,可那太难了,经过好几次努力都没有成功。 “乖,听话。好好休息吧,我就在你身边,直到你醒来。” 这是迪莉斯记忆中的最后一句话,温暖的话语让她完全的放松了下来,于是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思维再次慢慢的恢复了正常,这次没有了疼痛和头晕的感觉,身体的感受也舒服多了。四周仍是寂静无声,不过这种并不让人感到孤单。尝试了下睁开眼睛,这次很轻松的就看到周围的一切。她所在屋子很宽敞从摆设和格局上看应该属于有力使北京的古老家族的主要成员的卧室,可能是怕影响自己休息床边的所有窗帘都是拉上的。迪莉斯望着天花板正在出神,突然听到屋内有两人正在轻声聊天。她动了动身体感觉还有力气,于是慢慢的做了起来。她动作很轻,因为她想听听那两个人在聊什么。那是在距离卧床最远的一个落地窗前,窗子开着,一男一女坐在窗台上。女人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男人的右臂搂着女人。由于他们是背对着床,迪莉斯没能看清楚他们的脸,不过借着洒进来的月光看他们都是年轻人,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这些日子累坏了吧!”男人说话的时候总是看着女人的脸,声音轻柔。 “没有啊,那女孩很怪,每天只是睡觉。”女人好像在摆弄着什么。 “也不知道帕克这个家伙从哪里弄来的这个小女孩。” “还小啊,看样子应该是高中生了,如果是小女孩就不会有人对她起色心了。” “嗯,这倒是实话,她长得的确很漂亮,而且身材不错、皮肤也好。” “喂,你怎么知道啊?说!”女人的声音有些加大。 “小声点,别吵醒了她。” “哦,差点忘了。不过你好事要说的,别想蒙混过去。” “喂,喂……别掐我啊,我说”男人虽然嘴上喊疼,可他搂女人的手臂更紧了“这些天也没和你仔细说这个事情。那天,帕克去维克多那里接招募来的舞女,结果中间出现了点插曲回来的很晚。据他和我说当车开到山下的公路时她感觉到了一股很大的向死神乞求的力量,处于好奇和谨慎他就自己离开了车队顺着能量的来源找了过去。结果他来到了一座别墅,那里正在举行裸体聚会。之后的事情帕克也和你说了,你都知道了。” “嗯,的确帕克告诉我了,幸亏他到的及时,否则那女孩就惨了。不对啊,你不要岔开话题,你怎么知道那女孩身材好的啊,说。” “说,我说,刚才不是没说完呢么。帕克将受伤的女孩就回来之后最先兆的是我,当时女孩除了手腕和脚腕上还有绳套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说我能看不到吗。” “那你为什么要我为女孩治疗啊。” “我说小姐啊,当时救人要紧,你的医术比我好,而且你们女孩子在一起不会引起误会……” 安静的室内传来了少女的哭泣声,两人停止了闲聊回头看去。舒适的床榻上女孩蜷缩着身体低声哭泣,由于头部受伤以前长长的秀发已不在。两个人并肩走到床前“终于真正的清醒过来了,精神还不错。”男人带着笑意评价。 “你能说点正经的不,给我闭嘴。”女人温柔的斥责男人“你感觉还好吗?我叫玛丽,在这里你可以安心的住下来。”玛丽轻轻的抚摸着女孩的后背,手臂上泛出幽蓝的光“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迪莉斯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她抬起头看着面前这对陌生的男女,在他们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发自内心的关切(尽管那个男的脸上挂着难以捉摸的微笑)“我叫迪莉斯,谢谢你们救了我。” “不是我们救的,而且给你治伤的也没我什么事情,只是你住了我这里的房子和使用了我的东西,希望在拟好了之后能付点租金就可以了。” 迪莉斯本来还想哭,可悲面前这个始终带着微笑的男人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脸哭的心情都没有了。迷茫的眼神看了看这个男人,又求助般的望着玛丽。 “呵呵,别听他的,他是在和你开玩笑呢。”玛丽没好气地看着萧恩。 “好,不开玩笑了,我叫萧恩•卡特,你叫我萧恩就可以了。” “萧恩•卡特?萧恩……难道你是……那个宣布退役的魔术师。”迪莉斯像发现了宝藏一样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伤痛。 “是啊,怎么了。以前没买到我的票啊,还是这回终于看到活的了!” “呵呵,不是啊,我总能弄到您的演出门票的……”迪莉斯本来很兴奋,可提到门票让她想起了一个人,让她差点失去所有的人。 “好了,小美女,你除了头发之外什么都没有失去,等你伤好了就可以离开这里,不过事先说好,不要说在我这里养伤,也不要说认识我们。”萧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让迪莉斯觉得有些紧张“我不想惹麻烦。” “好了,好了。你回去吧,我和迪莉斯在一起就行了。” “哦,好吧。”萧恩无奈的做了个鬼脸,悠悠的从打开的窗子跳了出去。 “他为什么不走门……”迪莉斯惊讶的看着萧恩消失的背影。 “呵呵,他就是那个样子了,说是怕吵醒孩子们。” “孩子们?你们……”迪莉斯更加的迷糊了。 “哦,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萧恩开的孤儿院,我想你也听说了吧。” “这样啊!”迪莉斯感觉有些头痛。 “你刚刚清醒,不要想太多的事情,休息下吧。”玛丽轻轻的扶着迪莉斯躺下“别担心,我会在你身边的,好好睡吧。”迪莉斯感觉从背上传来了一股力量,慢慢贯通全身。这力量让她感觉十分舒服,本已紧张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 阳光透过纱帘照在迪莉斯的身上,她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享受着温柔的晨光。这是真正的醒来了,头上虽然包着纱布但已不疼了,迪莉斯光着脚好奇的在自己已经不知道睡了多久的卧室内走来走去,过了好半天见没人来于是她试探着打开了卧室的门。出现在面前的是笔直的走廊,自己所在的房间正处在走两的尽头,每侧还有10来个房间。迪莉斯穿着睡衣光着脚走在羊毛地毯上,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这么的新奇。所有的装饰都是古香古色,所有的门上都嵌着纯金的门号,脚下的羊毛地毯也绝非普通有钱人能够承受得起的。楼下传来了钢琴的演奏声和老师的教导声,所有的都是那样的和谐自然,仿佛自己让在梦境。正当她要走到楼梯口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他的出现确实吓着了迪莉斯,幸好这个人的相貌和动作还算让迪莉斯能接受。他身体高大、魁梧,白色的衬衫配以黑色的领结和西服,短短的黑发下衬托着虽然毫无表情但不让人讨厌的脸。 “对不起小姐,您的身体状况还不允许您到处浏览,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希望我可以为您效劳。我是这里的管家帕克” “哦,我只是想随便看看,既然这样我回去好了。”迪莉斯转过身走了两步回头说“能麻烦您给我弄点吃的吗。” “好的,愿意为您效劳。” 回到卧室迪莉斯躺在舒适的大床上,一个悠扬的声音顺着微风流进了她的耳蜗“无瞳之睛,洞彻万物之径;无声之音,倾听万物之心;荆棘之路,穿越既是坦途。……”听着这似懂非懂的话语,迪莉斯好奇的走上阳台向楼下的草坪望去。平坦的草地上那位向自己要房租的肖恩先生正给树荫下的十几个孩子讲解她那枯涩难懂的话“无瞳之睛,这句话说的很有意思。大家可以想像下没有瞳孔的眼睛怎么看东西啊,可作者偏偏说用什么都看不见的眼睛能看到所有事物所走的路。其实啊,作者是要向大家说明一个道理,并不是只有能看到事物的眼睛才能洞彻事物的发展规律,要想看透事物的发展规律我们就要抓住事物的根本,用我们的心去感受、用我们的头脑去分析,这样做才能发现事物的真正的运动规律。无声之音,倾听万物之心和上一句的意思差不多,只是这句话不是让我们看事物的发展规律了,它是要我们知道:当一件事物在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变化的时候并不代表它就是没有变化,我们要根据它周围的环境和事物本身的特性来理性的分析这个事物将会有什么变化。这第三句荆棘之路,穿越既是坦途,说得是做人、做事的一个态度。无论你的面前是如何艰难的道路,只要你有信心和能力走过去了,那么在你回首望着来路的时候你就会这条路其实没有开始想像的坎坷、奇趣。同样的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只要我们有信心和能力把不满荆棘的道路走下去、走到头,那么任何摆在你面前的艰难的道路都会是平坦的。……” “小姐,您的早餐来了。”帕克推着餐车像刚才一样无声的出现在卧室内。迪莉斯转回身看见帕克的背影,这个身影似乎在哪里见过,又想不起来了。 “谢谢您,帕克。” “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可以按床边的小铃。” “这是什么地方啊,好像有很多孩子。” “哦,这里是萧恩先生的孤儿院,先生利用他短暂的艺术生涯积累下来的丰厚资金成立了这家孤儿院,您刚才看到的那孩子都是这里的学生。” “是这样啊!萧恩先生真是个好人……”迪莉斯语声减低,双眼凝视着脚尖陷入了沉思。 “小姐,我先告退了。” “嗯!啊,不。”迪莉斯被帕克的话从沉思中拉了出来“请您等等,再耽误您点时间,能和我说说萧恩先生和玛丽姐姐吗。” “这个……”帕克看了下手表后勉强答应了“好吧!萧恩先生从小是孤儿在恩科勒特境内流浪乞讨,后来遇到一位隐士学习了令常人难以想象的技能,他的才华我想小姐在她的演出时已经充分领教欣赏过了。他为人幽默、谦和,有时顽皮的像孩子,但遇到常人吃力的事情时您可以充分的信任他。”帕克顿了顿“玛丽小姐刚来不久,据说是和先生早就认识了,她的身世我不熟悉。不过,玛丽小姐为人很好,她精通医术、博学多才。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那么您呢?帕克先生!”迪莉斯好奇的眨着大眼睛看着帕克“您是怎么到萧恩先生身边的呢。” “嗯、嗯!我吗?呵呵,我当初是个没落的拳手,是萧恩先生拯救了我的灵魂,所以我成为了他的助手。” “你们真的很好,呆在这里我感觉到了在家般的温暖……” “您还想了解什么,小姐。”帕克的询问不骄不躁、温文有礼。 “不了,都知道了。谢谢您救了我。”迪莉斯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其实,是您自己救了自己。”帕克好像回答平常的问题,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也许吧!”迪莉斯望着高大的帕克“最后麻烦您一件事情,能帮我把玛丽姐姐找来吗?我有事情和她说。” “好的,小姐。” 看着帕克高大而熟悉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后面,耳边又隐约响起了草坪上萧恩和孩子们的说笑声。性格捉摸不定的萧恩、温柔美丽的玛丽、忠诚沉稳的帕克、孩子们的欢笑、碧草蓝天……所有的这一切让迪莉斯陷入了深深的幻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