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众门之匙》 第3章 第5节 遭遇

第3章 第5节 遭遇恩科勒特国立高中门前回家的人流渐渐远去,一个身段和相貌都记为标志的金发女孩焦急的等待着来接她人。 “怎么还不回家啊迪莉斯。”晚班看门人对女孩关心的询问。 “哦,我在等人,今天是我朋友的生日,我们说好了要去庆祝的。” 正说着一辆敞篷车停在了迪莉斯面前,车内的两男一女招呼着迪莉斯上车。 “吉姆,我们去哪里啊?” “去个你没去过的地方。” “什么地方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呵呵!” “不行,你快说!” …… 红色的敞篷跑车渐渐远去,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印记。微风轻拂嫩叶,阳光稀稀落落地散在林间公路上,偶尔印在红色跑车内恋人的身上巧妙的勾勒出天地一色画卷。吉姆的车子狂奔之后拐进了条幽静的小路,在这座山上坐落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庄园和别墅,吉姆来到的就是属于他的家族一座小别墅。车子刚刚进入大门就收到了早已到来的朋友们的欢迎(主要的欢迎物品是水果,以投掷的方式)。 “怎么来的这么晚阿!” “这个美女是谁啊?” “吉姆,难道你把我抛弃了吗!过来到我这里啊!” …… 庭院内的男男女女几乎是穿着泳裤和三点内衣,还有几个男女在泳池内嬉闹,侍者在一旁熟视无睹的传递着各种饮料和食物,未见过如此场面的迪莉斯红着脸看着吉姆。 “这不是我的注意,我真的不知道,这都是他们搞的。”吉姆也发觉了迪莉斯的态度,因此在激励的安慰她“不会有事的,这是我的家。” “你没告诉我会是这样啊!”迪莉斯低着头声音显得微弱。 “来吧,亲爱的,相信我,今天的聚会肯定是你终生难忘的。” 吉姆拉着迪莉斯下了车,直奔他的卧室,在门口一位仕女已等候多时了。 “为迪莉斯小姐换件衣服,就是我定做的那件。” “是的,先生。” 迪莉斯用迷惑的眼神看着吉姆。 “放心吧,亲爱的,今天让他们看看我的宝贝是多么的美丽,羡慕死他们。” 说着吉姆在迪莉斯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下,他的吻完全打消了迪莉斯的疑惑和忧郁,乖巧的小女孩顺从地跟着仕女走进了吉姆的卧室。看着迪莉斯听话的去换衣服了,吉姆满意的小了下,转身走到室外随便找了个无聊的女孩调情去了。 “喂,我说吉姆,”吉姆的一位朋友凑到他的身边“今天的事情可是你的不对了,哪里弄来的这么好的妞啊,也不告诉兄弟几个一下。我告诉你啊,今晚可别吃独食啊!”说完之后一阵挤眉弄眼的怪笑。 “放心吧,也不是什么珍稀品种,舞蹈学院的学生,今晚上大家乐乐。” “你在这里卡油,不怕你的小公主出来看到啊!”说着他指了指吉姆不安分的左手。 “切,用不用打赌她半小时内绝对换不好衣服。”吉姆自信的向朋友挑战。 “好啊,我小查理怕过谁啊!你说吧赌什么。” “如果她半小内没换完衣服出来,今晚上你就侍候局。” “如果她出来了呢。”查理也有些急了。 “如果他半小时内换完衣服出来,今晚她归你了。” “好,成交!”查理摇了摇头咬着嘴唇答应了。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天色有些蒙蒙的黑了,查理失望的走到已换上泳裤的吉姆面前“你赢了,今晚我负责侍候局。” “哈哈,哈哈,”吉姆站起身、拍了拍手“我去看看我的小公主了。” 吉姆进入卧室的时候根本没有敲门,他真好看到迪莉斯羞涩的站在试衣镜前看着自己穿着三点是的身体。弯曲幽漫的身材、爽滑粉嫩的肌肤再配上她天生的红色长发,此情此景看的吉姆恨不得马上将她揽入怀中。 “为什么还不出去啊!亲爱的。” 迪莉斯像受惊的小鹿站在他的面前,由于没有其他可以遮挡的衣物迪莉斯只能任由他的目光在身上游戈。 “我,我……”迪莉斯还是没有勇气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没关系的,这里都是我的朋友,你放心好了。再说了,还有我在你身边呢!” 说着,吉姆将迪莉斯揽入怀中,肌肤相碰,双方都感到了彼此的心跳在加剧。吉姆看着怀中仿若无骨美女双臂不自居的抱得更紧,头微微低了下去。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拥抱的迪莉斯直感觉到身体有些僵直,血液在全身奔涌、大脑中空白一片。她看着吉姆低下来的头部自觉迎了上去。情侣的热吻是疯狂的、也是致命的,在这长长的、令迪莉斯无比愉快的热吻之后她完全的听从了吉姆的安排。迪莉斯的出现虽然低调,但也造成了小小的混乱。她清纯的神态、和火辣的身段让所有的男宾侧目,也使得所有的女孩投来了嫉妒的目光。在吉姆的调度下酒会进行的很顺利,到了最后已有些醉意的迪莉斯借着酒劲为大家挑了段及其富有挑逗性的热物,使得在场的人兴奋不已。夜已深,喝醉了的迪莉斯依偎在吉姆的怀中享受着男人给她带来的安全感。 “他们都去哪里了?”迪莉斯朦朦胧胧的问。 “到室内休息去了,我们也去吧!”吉姆将迪莉斯抱了起来。 “嗯,好的,亲爱的。” 迪莉斯偎缩在吉姆的怀中半醒半睡感觉自己到了大厅,她看到了很多人都在,她看到了他们在……眼前看到的事情猛地将迪莉斯的醉意全部挤碎了。她看到了屋内的男男女女在三五成群的做集体性游戏,迪莉斯惊慌的将头扭回来正好看到了吉姆的脸。此时的吉姆再不是白天正直和刚才温存的表情了,他冷笑的看着自己,仿佛是豺狼看到猎物。迪莉斯还未弄清楚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就被四个男人从吉姆的怀中泰勒出来放在大厅中央的桌子上,四个人动作很熟练的将迪莉斯的手脚用绳子分别绑在了四个桌角上。 “吉姆,你要做什么啊。”迪莉斯由于喝了太多的酒,她的神志还未完全的清醒,质问的声音也很微弱。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的朋友们都送给了我很好的生日礼物。于是,我决定也要送给他们一个惊喜。”说着吉姆走到迪莉斯的身前扯掉了她的三点式泳装。 “不,吉姆,你不能这样啊!你说你是爱我的,……”迪莉斯迷迷糊糊的摇着头,极力的想让自己清醒些。 “好了,亲爱的,第一个是我,放心吧,我会轻点的。” 迪莉斯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嘴里含糊的说着乞求的话。但她的声音太小了、太弱了,就连战在旁边围观的人们都没有听清。他们在一旁大声地起哄、怪叫为吉姆助威,完全不顾正在痛苦挣扎的少女。吉姆脱掉短裤跳到桌子上,双手轻拂着迪莉斯身体,舌尖滑过她身体的每个部位。围观的人们不时发出哄笑声,就像在看马戏表演。迪莉斯此时已经不再祈求,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长长的大理石桌面的餐桌上,痛苦的泪顺着眼角簌簌的流下,任凭吉姆如何挑逗她也默不作声。 “真没意思,给她弄点销魂吧。” “我看啊,还是让我来吧,我的可比销魂厉害多了啊!哈哈哈” “吉姆,你还能行不了啊,我可还等着能轮到我呢。” …… 围观的人喊什么都有,都跃跃欲试准备冲上来。就在吉姆用舌尖挑逗她下身的时候,始终保持沉默迪莉斯猛地睁开眼睛发出了撕声力竭的尖叫,就看她拼命的抬起头之后狠狠地用后脑撞在了大理石桌面上。殷殷的鲜血从迪莉斯的后脑部为流出,刚才玩得正尽兴的吉姆瞪着眼睛大声吼着。 “查理,你怎么做的啊,为什么不垫上软枕,啊?” “我,我,我垫了啊。”查理也有些慌神了。 “还愣着干什么啊,赶快找医生来啊!” 就在吉姆还要发号施令的时候,大厅的落地窗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粉碎的飞入厅内。飞溅的玻璃和木框有的崩得满屋都是,又得甚至直接扎进了厅内围观的周身赤裸的众人身上,刚才还嬉笑哄闹的大厅顿时满是鬼哭狼嚎的叫嚷。一个高大的身影迈着跨步走进了室内,他深穿了件宽大黑色罩衣,头上戴着面具只漏出了两只眼睛。吉姆看见来人那狰狞的魔鬼面具和能让人产生透骨寒意的目光直觉得身体无法扭动哪怕一毫米。黑衣人没有说话,他径直走到桌前,将还能站起来的人不管男女抓起来就是乱扔。有的被扔到了墙上、有的幸运的从窗户摔到了室外的草地上,但不管最终落到哪里都没有能站起来的。最后一个是吉姆,他还在大理石的桌子上保持着半蹲的姿势。黑衣人看了看吉姆,像是在确认什么。之后,他突然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来到了吉姆的面前。手一扬,兜着吉姆的下身将他从大厅扔了出去。唯一对待他与别人不同的是,在吉姆飞出大厅之后黑衣人手里还攥着他身体的一部分。好像还未出气的黑衣人听到了报警的铃声,很无奈的抱起不知死活的迪莉斯消失在了夜幕中。闻讯赶来的保镖和保安人员根本就没看到黑衣人,他们只是发现了一地的伤害者和草地上面如死人、下体血流如注的吉姆。保镖们知道事情紧急,于是在简单的为吉姆止血后就赶紧将吉姆用直升机将他送往恩科勒特称最好的圣十字医院去了。就在他们觉得能稍微松口气的时候,在院墙上出现了一个黑影。 “什么人!” 保镖们在大喊的同时举枪向黑影射击,然而可悲的是他们的瞄准速度完全跟不上黑衣人的移动速度,一个手枪弹夹还未打完20几名的保镖就倒在了来人的刀下。这个人看了看满地的碎片和惊魂未定的伤者,最后来到了墙角处查理的面前。 “吉姆今天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子呢?”来人的问话很直接。 “我不知道。”查理捂着右侧的肩膀痛苦的说。来人看了看查理的肩膀没说话,突然右手的短刀狠狠地将查理的左肩钉在了墙上,剧烈的疼痛让查理失声尖叫。 “是个蒙面的黑衣人,我不认识,他把那女孩带走的。求你了,把那东西拔出来,我的骨头都断了,疼死我了。”查理的表情有些扭曲。来人拔出了短刀继续讯问“今晚谁是主谋。” “今天是吉姆的生日,我们……”查理的话还未说完,来人的短刀又穿透的他的左腿,如果查理能足够的情形他就能听到自己大腿骨断裂的声音“是吉姆策划,与我无关!啊!你这个魔鬼,杀了我吧。” 后来的黑衣人在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也没再为难查理,他拔出短刀之后就头也不会的消失在了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