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众门之匙》第3章 第4节 新的利润(二)

34新的利润(二)

月光下,庭院内,闪烁的黑影来回穿梭,无声的号令通过手势迅速的传达。负责突前的四名队员互相掩护着穿过楼前的空地向室内接近,身后的狙击手和观察手密切的注视着楼内所有变化。所有都准备这可能出现的警报或者设计点,而出乎意料的不知从楼内哪个地方无声的射出了一支冷箭,巨大的力量将一名最接近大楼的突击队员掀出去3多远。

突如其来的变化时的庭院内更加的寂静,被击中的队员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所有人的眼睛和仪器都对着漆黑的大楼进行扫描。

“队长,楼体有反扫描装置,我什么都看不到。”操作手郁闷的汇报情况。

“第二次试探攻击,B队加快进入速度,我要把那个家伙找出来做成标本。”面罩下带队的军官表情已经有点扭曲。

幸存的三名突前队员小心翼翼的继续向大楼靠近,猛地又是两只冷箭带走了两名年轻的生命。

“二楼第三个窗户。”一名观察手终于发现了袭击着隐藏的地点。

“嘭,嘭,嘭”三个正面聚集点同时向窗子射击,现在他们的目的不是江西记者击毙,他们是要为剩下的伙伴争取生存的时间。就在枪响的同时又一支长箭将第四名队员钉在了空地上。短短的几秒钟,四名得意的部下被人用长箭定在地上,而自己的却不能敢冲上去救助,带队的军官着会真的有些急了。

B队,你们到哪儿了。”通话器中一片寂静,曾经面临死亡的经验告诉这名职业军人金也遇到对手了,负责楼后主攻的小队很可能已被消灭。冷汗顺着眉骨流进了眼睛,握枪的手不自觉地换着自恃“所有队员听我展开自由突进,闪电你单独行动找到那个家伙,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少支箭。上!”

大楼的后面同样是个小树林,即使在枝叶不算茂盛的季节在这里躲藏几十人也是不成问题的,这得天独厚的潜伏地点在今夜却成了偷袭者的噩梦。队伍刚到这里就出现了怪异的事情,有人影的晃动却找不到人,树枝无故掉在头上却什么都看不到,树林内阴风阵阵、幻像恒生完全搅乱了这些见惯了生死的军人。

就在B队队长站起身要下令发动突击的时候,幽幽的暗绿光芒猛地闪过,队长的喉咙被整齐的截断。恰恰在此时前队指挥官呼叫后队的队长,树林内没有一个人敢回答,哪怕是喘息都不敢大声。

一名年轻的队员由于紧张将架枪的树枝压断,紧跟着就是道模糊的身影从他身边浮过,年轻的队员仍然直立在那里,可他的双眼已不再有生命的光芒。

“我受够了,伙计们冲出去。”不知是谁听到了前面的枪响后大声的喊叫起来。

所有人,就像受惊的老鼠同时向大楼的方向冲去。随着他们的行动,模糊的身影在人与树间穿梭。士兵们凭借着经验边跑边对着那影子扫射,然而他们的子弹除了打在树上之外,就是打在了自己的同伴身上,冲出树林来到距离大楼还有20的空地时只剩下了不到8个人。

正当这些幸存的士兵重组队形要冲进楼内的时候,在他们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你们还是回去吧。”这个人身穿着传教士的长袍,面孔和四肢深深地隐藏在宽大长袍之内。

“唰”所有的人都将枪口对准了这个给他们带来恐惧的人,由于他出现在众人的中间,士兵们不自觉地围成了个圆形。

“露出你的手和脸。”、“干掉他!”、“伙计们,开枪啊!”、“脱掉你的衣服。”、“趴在地上,快,不然打死你。”每个士兵在怒吼的同时都在与自己的恐惧做着斗争。叫喊声足足持续了20秒钟,不知是谁故意的还是由于过度紧张开了第一枪,紧跟着所有人都开枪了。站在中心的人影随着第一个底火撞击的声音便开始变得模糊,他在人与子弹之间穿梭,仿佛了解每条弹道的走向,直到最后一名士兵倒下时,他才停止了脚步。

望着地上刚刚消失的生命萧恩撩开了风帽,双眼直直的看着寂静的夜空无助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帕克拿着长弓刚刚闪出隐藏的角落,那面墙就被射来的子弹打得千疮百孔。本想穿过走廊到楼下阻击冲进来的士兵,可刚走了一半就被一道黑影拦住了去路。从冲上来的这名突击队员的动作能看这是个搏击高手。

两个稍一对持,代号为闪电的突击队员便展开了迅猛的攻势。仅仅三秒钟他就打出了三十几下拳脚,面对如此难缠的家伙帕克只好净下心仔细应对。在闪电要展开第二次进攻时,帕克做出了个要讲话的手势。

“我给你20秒钟,来分胜负。”说着他将手中的长弓立在墙边,解下手表挂在了弓背上。扭动下脖子闷哼了一声,整个身体的肌肉迅速的膨胀起来,整齐的衣裤被撑得支离破碎。

叫闪电的突击队员看到帕克的举动虽有些吃惊,但也并未惊慌。他抽出了两把短刀,双手飞快的画着刀花的同时脚下的步伐开始显的飘忽不定。

当手表的秒针走到12时,两个人就像约定好了似的同时冲向对方。刀光闪烁、人影疾驰,血滴不时飞溅而出。时间限度很快就到了,最后一个、也是为一个能让常人看清的动作是:帕克用双手抓住了闪电的双刀,闪电弃刀腾身而起准备踢帕克的下颚。本来是出其不意的一脚,却上了帕克的当。就在闪电身体腾空但还未提出那一脚的时候,帕克猛地用右肩向他撞去。这一下非常迅猛,半空中的闪电想躲闪已来不及,只能做了个自我保护的动作。结果被帕克结结实实的从二楼墙壁撞了出去直接摔到院子里,躺在瓦砾堆里的闪电挣扎几下最终还是没站起来。

从一楼冲进来的士兵似乎也不幸运,首先迎接他们的是高密集的防盗激光,在损失了几名队员之后他们终于在队长的带领下冲上楼梯,然而噩梦才刚刚开始。木石结果的楼梯在他们冲到一半时突然折断,此时已拿到火神机枪的帕克站在二楼的隐蔽处向这群可怜的人们疯狂的射击。粉碎声、呻吟声、叫喊声、爆炸声响彻了这个寂静的庄园,在得到报警赶来的安全部队到来前参加此次袭击的30名突击队员没有一个能自由的抬起手臂。然而直到他们被抬走之后,这次事件的胜利者萧恩·卡特也从未露面。

经过了整夜的激战一楼、二楼基本上面目全非,只有在三楼的萧恩的卧室还完好无损。当太阳升起时萧恩搂着彻夜未睡的玛丽站在窗前欣赏着楼下忙碌的景象,直到看见出现在庄园门口的维克多的专车时才回到了卧室。

“亲爱的,睡一会儿吧!现在没有人来打扰你了。”萧恩将玛丽扶到床上温柔的安慰着。

“是不是我在这里给你造成了很大的麻烦?”玛丽申请黯然的推开了萧恩为自己盖被子的手。

“没有啊,昨天晚上的那群家伙根本就不是冲着你来的。”自信的微笑再次浮现在峻峭的脸上。

“你就这么肯定?”玛丽显然没有放弃自己看法的意图。

“这样的,我们打赌,我下午回来就会告诉你他们是什么来路和什么目的,如果你输了就要乖乖的待在我身边。”萧恩说着身体已半压在玛丽的身上。

“如果你输了呢?”玛丽无奈的揉搓着肖恩的头发。

“如果我输了,我就陪你一起过东躲西仓的日子,直到把所有对你不利的家伙解决掉之后,你再永远的听我的话、待在我身边。”

为玛丽盖好被子后,萧恩猛地轻咬了下玛丽的鼻子,然后孩子般的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卧室。看着心上人如此自信满满,玛丽也安心多了,于是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走出卧室的萧恩调整下情绪缓步走到二楼,顺着工人临时搭建起来的梯子下到一楼。此时,维克多和琳达正在焦急地询问帕克昨天晚上发生的可怕事件。

萧恩看着帕克满脸忠厚却谎话连篇的样子不仅失声笑了出来“哈哈,你们在聊什么啊?”

“哎呀,我的天神啊!你没事儿就最好了,怎么你还如此的高兴啊?”维克多看到萧恩的样子十分的不理解。

“没什么啊,都过去了。昨天晚上的确很可怕,但是有帕克在你们还担心什么呢!”萧恩用眉梢挑了下帕克“是不是,帕克。”

对于萧恩如此的举动,帕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自顾自的指挥者施工的工人。

“维克多,这里交给帕克就可以,你和琳达跟我走一趟。”

“去哪里?”维克多摸不着头脑的问。

“找个能解释这一切的人。”萧恩二话不说拉着维克多和琳达直奔车库而去。

林间的公路上萧恩第一次在琳达的面前展露他娴熟的车技,使得小女生在车子经过第一个转弯后就提心吊胆的不肯睁开眼睛。第二次来到希望大街42号的后门时敬畏的态度明显的与上次不同,车子直接开进园内后萧恩随手提着公文包在保安队长的引领下再次走进了这栋豪宅。

清晨时刻现任不是会客时间,但科尔却彬彬有礼的登在待客厅门口多时了。

“科尔先生,早晨好!”萧恩微笑着打招呼。

萧恩先生,维克多先生,早晨好!”科尔用眼角瞟了下琳达没有问候。

“琳达,这是缪拉议长的仆人科尔先生,他看门的技术不错。”萧恩懒懒洒洒地做介绍“科尔,这是我美丽的秘书琳达,可能以后你要更多的与她打交道。”

被萧恩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科尔无奈的向琳达问好“琳达小姐,早晨好,刚才失利了。”

“嗯···没关系的科尔先生,以后请多关照了。”

“哈哈,哈哈。”听到琳达的话萧恩不禁失声大笑,弄得胆小的维克多好阵紧张。

萧恩未等科尔通报就趁着他与琳达还礼的时候自己推开会客厅的门走了进去,身后的科尔向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急忙大声说了句“议长,萧恩先生急着见您。”

室内的人听到响动后谈话立即停止了,站在缪拉议长办公桌前汇报事情的两名军人证被萧恩看见。萧恩也没管别人怎么看他,径自找了个正对办公桌的椅子坐下。

“议长先生,我想事情已经没有好隐瞒的了,您是恩科勒特乃至整个大陆都极少有的实力派人去,为什么偏偏看上我这个演杂耍的小人物了呢?”

缪拉议长没有直接回答萧恩的问题,先支走了汇报的军官后拿着根雪茄笑眯眯地的做到了萧恩旁边的椅子上。面对如此情景其他三个人都选择了站在旁边。

“您的军官好像刚挖完野菜回来,身上充满了大自然的清香啊。”萧恩随手拿起个茶几上摆的小点心扔进嘴里“抱歉啊,由于出来的早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呢。”

“没关系,如果你喜欢我可以让厨师多做点。刚才你说我的军官去挖野菜,其实你错了。他们是在山上找我藏好的一个东西,结果这东西被别人拿走了,他们什么都没找到。”

“是吗?还有这事儿啊,您说的这东西可能是这个吧!”

萧恩从公文包内取出了个锡纸卷放在茶几上慢慢剥着锡纸,漫不经心的样子像在剥香蕉皮。最终里面的东西展现在大家眼前,那是缪拉议长给萧恩的计划书。萧恩轻轻的翻着扉页,在某页纸中随手抽出了根极细的金属丝,然后笑咪咪将两样东西递给了缪拉。

“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给我计划书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直到回到家之后才发现的。”

“那为什么要将它隐藏起来呢?”

“我很好奇,我想看看您对这东西的突然消失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早有准备了。”

“是的,但我没想到您的手笔会如此之大,的确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你是怎么做到的呢?对于这个问题我很好奇,整整30个职业军人。”

“我想您应该说是30个精英突击队员,”萧恩扭回头看着窗外显得有些茫然“我是名幻术师而不是名魔术师,我不能说出老师的名字因为我发过誓。幻术和魔术最大的共同点是都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而最大的不同就是幻术是致命的。您的队员都是好样的,他们没有被恐惧所征服,然而最终还是无法逃脱死神的召唤,因为他们接错了任务找错了对手。之所以没有对所有人痛下杀手原因很简单,他们和我都一样,都是您完成理想的一个棋子而我们都为能成为这个棋子感到荣幸。”

“萧恩,你真是让我看不透的人啊!年轻但沉稳、做事绝情又留有余地,一个充满了不确定因素的人物。”

“呵呵,那么主席大人想则么处置我呢。”

“如果你按照约定明天来,我想我会找出个合适的办法处置你。但你今天早晨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么给我的选择就只有两条了:1、放弃你并且让你永远的消失,你这样的人一旦成了气候将是我的劲敌;2、邀请你一同加入,有你这样的助手我要做的事情将很容易的完成。”

“那么您是如何选择的呢?”萧恩微笑着轻声问道。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选择权仍在你自己的手里。”

室内的气氛随着两个人的对话变得微妙和多元,两旁的聆听者都将目光集中到萧恩身上,包括缪拉议长在内,他们都在等待着这个充满了不确定因素的年轻人做出抉择。看着大家的目光萧恩慢悠悠地踱到落地窗前,足足有1分钟没有说话和任何动作。还是没有人说话,缪拉议长旁若无事的喝着饮料,科尔仍然面无表情的目视着萧恩,琳达好像没理解似的看着所有人的表现,只有维克多额头渐渐渗出了虚汗。

窗前的萧恩突然“呵呵”笑了两声,之后从西裤兜里掏出枚硬币做了个他习惯的动作。硬币随着拇指的弹击高速旋转的飞向他刚才座位旁边的茶几,随着硬币在桌面上停止转动萧恩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漫不经心的拿起饮料并将硬币收入衣兜内,微笑着看着缪拉议长。

“刚才想的有些头痛,于是决定还是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决定吧。”

“结果如何呢。”

“命运告诉我,”萧恩微笑着靠在椅背上看着天棚“放弃短暂的演绎生涯,听从您的召唤。”